不久前,一个好消息从全国邮政管理工作会议上传来:截至2019年底,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已经达到96.6%。2020年,国家邮政局将推进“快递下乡”换挡升级,基本实现“乡乡有网点”。在此基础之上,国家邮政局还将启动“快递进村”工程,并为此制定三年行动方案。从升级“快递下乡”到推进“快递进村”,这意味着,未来,即便是偏远贫困地区的村民,也能跟城里人一样享有快递的便利。同时会拓展更多渠道,让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毛细血管”更畅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乡村迎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天地广阔大有作为。希望越来越多的快递品牌,能把业务延伸到田间地头,助力乡村振兴。

实现“快递进村”的目标并不容易。农村不比城市,快递服务集约程度低,不少山路难走、有些人家难找,再加上快递单量相对较少,成本控制难度较大。因而许多快递公司通过快递网点加盟来触达村级市场,但一些快递公司分配给网点的利润空间不足,导致违规收费、服务不规范等现象时有发生。

2019年11月,汉莎航空乘务人员曾举行大罢工,导致1300多个航班被取消,18万乘客出行受影响。

要过年了,从网上给山东老家的岳父买了点年货,岳父高兴之余却有些烦恼,因为快递只能送到镇上,每次取件都要靠摩托车骑行十多里路。更令他遗憾的是,村里大量种植的核桃、苹果、小米等农产品无法通过快递发出去,只能等着人来收购,价钱自然压得很低。快递进村,已经成为很多农民的期待。

推进快递进村,行业责无旁贷,企业机不可失。近年来,各大电商平台收获下沉市场的果实,得益于农村消费升级,也离不开乡村快递这支“催化剂”。奉化水蜜桃、榆林红枣、阿克苏糖心苹果、盐池滩羊……各地特色农产品在各大快递企业货源结构中的地位愈加重要。因而,无论是承接网购下乡,还是推动农产品进城,农村快递市场潜力巨大,既是快递业发展的一片蓝海,也是促进乡村振兴的有力抓手。对于企业来说,早规划,早行动,合理调配已有资源,最大限度实现精细化布局,方是赢得未来的选择。

比如,在投递环节以超过派送范围或经营困难为由,强行向收件人加收快件投递费;收件人自取快件时,无正当理由向收件人额外收取保管费;未经收件人同意,快件放置乡镇网点或其他代收点,不按约定名址投递到人,等等。尽管国家邮政局对这些现象进行集中整改,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未能将问题“断根”。如何打通快递进村“最后一公里”,成为摆在企业、行业、政府面前的共同课题。

推进快递进村,除了发挥市场作用,还需要在政策层面给予更多扶持,打造更多有效的利益调节杠杆。能否推动县域邮政网络设施资源社会共享,如何支持邮政、快递企业与产业链上的企业合作,建立县、乡、村消费品和农资寄递网络体系,怎样鼓励快递企业在业务量较少的乡镇建立合作网点……一系列问题考验着各方合作的智慧。只有形成资源共享、成本共担的农村市场格局,才能逐步缩小城乡寄递服务水平差距,不断提升农民的获得感。

德国之翼隶属于汉莎航空子公司欧洲之翼,运营着30架飞机。欧洲之翼表示,将竭尽所能将影响降到最低。据了解,航班被取消的乘客可以得到汉莎方面的相应补偿换乘德国铁路,或换乘其他汉莎航空的航班。

当地时间12月30日,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旗下的德国之翼的机组人员开始举行为期三天的罢工。受此次罢工影响,新年期间,德国国内约180个航班将被迫取消。据悉,汉莎航空与机组人员的劳资纠纷已经持续数月,双方曾于本月敲定了薪资协议,但未能就工作条件达成一致。